你好,欢迎来到长株潭网
微信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您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 校园 > 详细内容

教育用地“被变”为商居用地 规划许可证举槌难落
时间:2014-06-24 10:06:25 来源:红网  责任编辑: 欧阳兴

  ——湖南常德“一地二主”幕后真相调查(后续)

  为民网6月18日讯(记者黄粒粟)常德,这座历史文化名城,近年来,屡发地产大案。近期,再次因为一场城市规划用地纠纷进入人们视野。

  今年4月底,为民网记者曾深入常德采写了《湖南常德“一地二主”幕后真相调查》一文。日前,为民网记者再次来到该地,见到开发商无证施工的争议土地已处于停工状态,但是依旧暗流涌动,矛盾双方并没有得到妥善协调。

  人们不禁要问,在这么一场旷日持久的纠纷当中,到底是谁在支撑开发商无证施工长达9月之久,到底谁该来承担相关责任?到底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该颁发给谁?问题焦点均指向常德市规划部门。

教育用地“被变”为商居用地 规划许可证举槌难落

  争议地块目前处于停工状态。通讯员彭珂摄

  两场官司鼎城分局均败诉

  无证施工,这个“罪名”安在燕维根头上,燕维根认为是戴错了。因为2009年,作为维根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曾将常德市规划局鼎城分局告上法庭。2009年8月11日,鼎城区人民法院判决该分局于30日内,对维根公司履行法定职责依法做出行政许可的决定。

  燕维根认为从(2009)常鼎行初字第6号判决生效以来,他就一直在催促常德市规划局鼎城分局给其公司办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但该局始终以其公司与湖南同德职业学院(以下简称同德职院)存在用地矛盾不予许可,致使其蒙受了巨额的经济损失。

  不久之后,同德职院也将常德市规划局鼎城分局诉诸法庭。2010年3月30日,同样是鼎城区人民法院,同样做出了常德市规划局鼎城分局在30日内,对原告同德职院建设用地规划许可申请履行法定职责。

  同德职院董事长李少夫介绍说,在(2010)常鼎行初字第1号判决书中,鼎城区人民法院查明如下:原告同德职院因扩建新校区的需要,2005年向被告常德市规划局鼎城分局提出了建设项目选址(用地)申请,经市政府专题会议确定了新校区选址范围。2006年、2007年,市规划局同意同德职院新校区总体规划布局及用地范围,被告鼎城分局据此批准了同德职院总平面规划图。《城乡规划法》第三十七条规定:“在城市、镇规划区内以划拨方式提供国有土地使用权的建设项目,经有关部门批准、核准、备案后,建设单位应当向城市、县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提出建设用地规划许可申请,由城市、县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依据控制性详细规划核定建设用地的位置、面积、允许建设的范围,核发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现被告辩称以原告扩建新校区存在用地矛盾,待政府协调处理后再作决定,不符合上述法律规定,被告辩称不成立。

  李少夫进一步解释道,鼎城分局辩称(2009)常鼎行初字第6号已判决对维根公司履行法定职责依法做出行政许可的决定,是在该分局作为被告时,没有提供争议土地作为同德学院修建性详规范围内的直接证据,但并不能就此说明该地块不属于修建性详规控制范围教育用地。故此,关于争议土地行政许可执行应以(2010)常鼎行初字第1号判决书为准,鼎城分局当初就应该为同德职院建设用地规划许可履行法定职责。同时,在同德职院取得修建性详规的教育用地范围内,法律明确规定不允许新建商品房或改做其他用途。对于用地纠纷,可通过征收补偿方式解决。

  相关人士指出,初始,维根公司等三家公司同意征收补偿,但随着房地产市场的急剧升温,维根公司与相关职能部门利益捆绑,坚定的往房地产开发市场挺进,尽管关键证件始终拿不到手。为此,维根公司每年的维护费用即达到了上千万,调解更加骑虎难下。

  “调规”未通知利害关系人扩大争议

  虽然维根公司与同德职院都胜诉了常德市规划局鼎城分局,但是该分局始终不予双方办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虽如此,双方也都没有停止争取自身权利的脚步。

  2013年9月以来,以“维根置业”为首的三家公司更是在争议土地上抛出了面积达20万平方米的“御景江南”和“仁祥家园”商品房项目加紧抢建,但是未取得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和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也没有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而驱动这一切的背后因素,居然是总规中的教育用地已悄然被调整为商居用地。

  李少夫告诉记者,在2014年2月13日,鼎城区规划局突然通知同德职院参加该地块已经被‘调规’的‘听证会’。

  李少夫说,其根本就没参加他们决定要“调规”的听证会,更别说签字同意、谈补偿协议这些程序了,他们怎么就在决定之后再开听证会呢?李少夫拿出法律文件继续说道:“根据《城乡规划法》第五十条:在选址意见书、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或者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发放后,因依法修改城乡规划给被许可人合法权益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给予补偿。经依法审定的修建性详细规划、建设工程设计方案的总平面图不得随意修改;确需修改的,城乡规划主管部门应当采取听证会等形式,听取利害关系人的意见;因修改给利害关系人合法权益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给予补偿。

  “你们看,这些都是相关文件。”李少夫拿出厚厚一沓文件向记者说,“我们当时申报划分教育用地时,通过了省政府的批准才正式生效的。但是如今规划局却拿着市政府某位领导的签批单(更别说签批单已遗失)便说这块地已经转为商居用地了,所以去年市规划局还向市政府呈交了该地《关于容积率调整项目的情况汇报》,他们还进一步讨论起容积率的问题来了!

  常德规划局:同德无完全法律手续

  教育用地能不能随意调整为商居用地?调整修建性详规该走哪些程序?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到底颁发给谁?对于公众期待的这些问题,常德市规划局局长张国政在接受为民网记者采访时表示,暂时不能回答,但近期会有个清晰的裁决。

  该局另一位负责联系此纠纷的戴主任则建议为民网记者最好不要做该报道,在6月22日同德专升本颁证时会有个说法,至于到底给谁行政许可,会由相关的法律专家论证之后得出结论。

  在常德规划局鼎城分局,该分局局长夏炜对为民网记者说,同德在这块争议土地上没有完全意义上的法律手续,所谓的修建性详规从来就没有看到过。而对于维根公司等之前抢建商品房情况,夏炜表示,他们是有建设用地临时规划许可证的,只不过后来又收回了而已。

教育用地“被变”为商居用地 规划许可证举槌难落

  常德市规划馆内的城市总体规划模型。通讯员彭珂摄

  同德职院:修建性详规岂能一句话就作废?

  对此,李少夫感到不可思议。当初,向该局一手申报批准的教育用地,怎么就不具备法律手续了?李少夫再次跟记者阐述了同德专升本扩大校区范围的申报过程。

  李少夫说,从2005年到2007年,新校区获得湖南省市区政府大力支持并通过规划部门正式批准。按照这一规划,同德职院新校区规划用地控制区为2145亩,其中包括了这块85亩的纠纷地。该院提供的总规划图显示,这块地是今后成人教育中心和学术交流中心所在地。

  同时,在2006年,同德职院取得了新校区扩建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李少夫说,同德职院按照“统一规划,分期建设”的批复,连续几年相继投入5亿余元,在新校区进行征地和开展校园建设。到2007年,第一期工程基本完成。2008年,学院计划向北进行第二期征地,也就是想征用这块纠纷地,这时,他们才发现这块地多年前被鼎城区政府“以地抵债”的形式,转让给了以燕维根、陈立德、杨仁祥三位私人老板名字命名的公司。由此,双方展开了权属之争。

  常德市规划局提供的专题汇报材料中也明确指出:“2005年,同德职院要求扩建新校区,市政府第24次专题会议研究时,同意将包括该地块在内的2145亩地为新校区规划用地控制区。”2011年9月,湖南省政府批准的《常德市城市总体规划(2009—2030)》版规划中,该地块的用地性质被确定为教育用地。

  同德职院副董事长齐淑兰更是激动的说,依照《常德市城市总体规划(2009—2030)》,

  他们又组织专家论证,制作模型,报请常德市规划局鼎城分局批准的同德职院新校区总平面规划图,前后修改的图纸就达上千份。

  齐淑兰说,模型和总平面规划图里清晰的标注了新校区扩建范围内建筑、绿地、道路、广场、停车场、河湖水的详细规定,不但学校自身不能随意更改以作他用,更不能容忍开发商将教育用地变更为商居用地牟利。这些详细规定至今在常德市规划馆里也能看到。

  齐淑兰告诉记者,20年前,其带着1000万回家乡办学,到如今负债累累,依然在坚持。从一所普通中专,到大专,到今年顺利升本。离不开省市领导的关心支持,更离不开常德高等教育发展的需求。据悉,去年,湖南省副省长李友志在常德市委书记王群,市委副书记、市长周德睿的陪同下,来到同德职院考察该院专升本的前期准备工作。李友志强调,办教育是一项作用非常长远的事业,能够提升一座城市的品位,增加一座城市的内涵。各级党委、政府要加强对高等教育工作的领导,继续加大对高等教育发展的投入和政策支持力度,切实解决好高校改革发展中的困难和问题,推动高等教育健康快速发展。要高度重视民办教育,通过政府引导、社会各方面力量共同办学的方式,推动普通教育、义务教育、职业教育等各类教育整体水平的提升。

  由此,在升本的路上,李少夫,齐淑兰更加倾尽心血。然而,教育用地被开发商蚕食的情况让其不无担忧今后的教育水平能否达标,能否给常德造就出一大批实用技术型人才。

教育用地“被变”为商居用地 规划许可证举槌难落

  专家律师:认可修建性详规建议成立第三方专家委员会

  6月17日,湖南省住建厅规划处陈副处长在接受为民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同德职院报请规划部门审批后开展的工作就是按修建性详规来做的,对于城市总体规划和详规不主张不必要的修改。陈副处长说,如若修改,也因遵循教育优先,公益优先的原则,科学制定城市的发展规划,一张蓝图干到底。

  中南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敖双红告诉为民网记者,协调往往会考虑政治、社会等因素,建议成立独立、公正的专家委员会,由非利害关系的第三方发起。由委员会把法律问题论证清楚,摆脱当事人利益干扰,桥归桥、路归路,让当事人心服口服。该追究行政责任的必须追究,涉及到国家赔偿的也须拿出评估方案。

  湖南省民办教育学会副会长张学军认为,地方政府应该遵循国家政策扶持民办教育,已将同德职业学院总规划用地被三家公司违规抢建商品房的情况向湖南省政府做了汇报,但还没有回复。

  湖南天润人合律师事务所主任、武汉大学行政法学博士研究生李颂光告诉为民网记者,修建性详规是以城市总体规划、分区规划或控制性详细规划为依据,制订用以指导各项建筑和工程设施的设计和施工的规划设计,是城市详细规划的一种。城市总体规划和详规一经批准,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任意改变。如确需修改,修改详规之前也应先修改总体规划,并报请原审批机关同意。

  湖南博言律师事务所律师肖锦波说,常德规划局鼎城分局在同德职院取得修建性详规的情况下,将教育用地调整为商居用地实无必要,也无公益性,程序上也没有通知利害关系人参加,总体规划审批机关湖南省政府也未同意,属于行政乱作为。

  常德官民:严惩开发商蚕食教育用地问责常德规划局不作为

  问题始终要解决,但怎么解决,常德上下看法不一。常德一位不愿透漏姓名的官员表示,对于该事件,常德官场可谓意见不一,市委、区委主要领导从常德总体发展着手,多次召开协调会要求处理好该事件,要求将教育用地归还同德职院,但是相关职能部门就是落实不到位,就连维根公司无证施工也难以有效及时制止。

  常德鼎城区区长杨易在接受为民网记者采访时说,对于同德纠纷地块之争,其协调裁决权限已在市里。

  常德市委常委、副市长卢武福则告诉为民网记者,正在研究给维根公司等三家公司颁发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同德的举报是对的,但之前的阻工是错的。三家公司在证件不齐的情况违规抢建也是错的,该处罚的必须要处罚。关于调规,其认为有法可依,之前是常德规划局不作为,导致三家公司行政许可未如期到位,将调查处理相关责任人。

  常德教育局长诸戈文说,常德市委、市政府对于同德升本给予了大力支持,同德自身也从一所中专发展到本科,付出了很多。同德升本成功解决了常德高等教育短腿的问题,如今,包括同德在内,常德也才两所本科院校。有人质疑同德升本前的学生人数和教育用地的匹配问题,这很正常,总规里批复同德的教育用地也是从发展本科院校的层面考虑。

  常德颐养院院长杨万里说,教育用地改为商居用地,没有某些部门某些官员的操作是不可能办到的。教育用地是国家的公益事业,商品房开发赚钱多,某些部门某些官员都有好处,所以他们明着下达停工通知书,暗中却怂恿开发商违规抢建,致使城管执行都难以到位,希望有眼光,有正义感的领导来管管。

  在桥南做图书生意的陈女士说,此等无证抢建教育用地的做法实属天理不容,为何还要以不作为来处罚规划局,从而达到为开发商颁证的目的。为什么无视(2010)常鼎行初字第1号判决书,反而不是责令规划局在履行同德职院教育用地的行政许可上不作为?作为老百姓,感到匪夷所思。

<